<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AI生成藝術品“生成”的法律新課題

    2024-03-14 11:13:28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 圖像時代的法律

    如果真的出現若干客戶生成同樣的圖像作品,那么,傳統法律意義上的“原作”與“復制品”還有意義嗎

    “老板,咱們幾個人輸入同樣的指令,AI生成的圖竟然是一樣的!這下麻煩了,哪張是原作呢?”

    文/圖 吳志攀

    近來,隨著Sora等“文生視頻”數字大模型問世,人工智能的進步讓人們感到目不暇接。當這些大模型被用于生成數字藝術品時,也給現有法律提出了新的課題。

    如果承認這種數字藝術品的文字指令操作者(客戶)有著作權,那么提供大模型的服務商、訓練大模型的網絡圖片服務商以及數字大模型軟件開發和維護公司等在生成“圖像”藝術品的貢獻,就歸客戶一個人。但客觀上,客戶又不能獨立生成這種數字藝術品。顯然,客戶獨占生成藝術品所有權是不合適的。

    如果不承認大模型生成的圖像藝術品存在“所有權”的話,那么,這種數字藝術品已經在市場上出售,也有藏家購買。于是就出現了出售者將不享有所有權的“商品”出售給消費者的情況。在現有法律觀念中,賣家一般不能將不享有所有權的商品出售給買家。所以,不承認生成數字藝術品的所有權也是有問題的。

    于是,法律面前就出現了上述兩難情況,但是科技和商業市場似乎只顧繼續前行。認為數字大模型生成圖像數字藝術品版權授予使用者(客戶)的觀點有之,不承認大模型生成圖像數字藝術品版權的亦有之。

    現有法律面臨挑戰

    上述兩難問題是基于現有法律出現的。因為,現有法律并不是建立在數字經濟基礎上的?;诖髷祿c互聯網基礎上的數字經濟,是一種虛擬形態的經濟,“看得見,摸不著”。而且虛擬經濟中的契約,有些是協商型的,更多的是選擇型的。如果客戶不選擇,就不能使用。選擇就意味著客戶要接受數字大模型的要求。例如,放棄一些權利,如放棄所有權。例如,客戶使用免費郵箱,就接受“放棄對郵件內容的所有權”這一條件。再如,客戶公開一些個人隱私,如性別、年齡、郵箱等,或者客戶允許手機圖片庫、通訊錄、社交圈被訪問。

    當客戶放棄這些隱私權時,也對大數據模型貢獻了數據資料。虛擬經濟看似帶有共享的因素,但實際上都是共建且有盈利模式的。盡管如此,現有法律還是能夠采用物理空間意義上的契約關系,來規范上述網絡商業行為。

    但是,當虛擬經濟繼續發展,與現實世界的邊界越來越模糊時,甚至到了在某些方面可以替代現實世界的階段時,傳統的法律就越來越難規范虛擬經濟了。數據大模型生成圖像和視頻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在現實世界中的圖像和視頻,往往是攝影者、繪畫者或動漫師用物理工具制作出來的,制作過程可以是獨立的。如果制作過程需要依賴第三方,也可以通過現有法律中的契約,規范合作雙方的權利義務。

    在數字大模型生成圖像和視頻的情況下,客戶只輸入“一段文字”或“說一句話”,數字大模型就能自動生成相關圖像和視頻。數字大模型背后是由許多軟件工程師、程序員、圖片庫采集運維公司、互聯網平臺提供商等多方支持的??蛻襞c互聯網眾多工作者的關系,需要現有法律予以明確。數據大模型生成圖像和視頻的所有權就屬于這種情況,即現有法律難以確認誰擁有其所有權。

    藝術創作“主腦”理論

    傳統藝術品創作的“主腦”是藝術家。AI藝術品生成的“主腦”是誰?是客戶還是數字大模型?美國版權局就是依據藝術創作的“主腦”不能確定,而不承認數字大模型生成的漫畫藝術品版權的。2023年2月22日,美國版權局拒絕了AI生成漫畫繪本的著作權。其理由是依據美國現有著作權法理論,難以確認該生成藝術品的創作“主腦”是“作者”還是數據大模型。

    上述申請AI藝術品版權的案件,提出了創作“主腦”屬于誰的新課題。人類藝術家無論是用畫筆還是照相機、錄像機等設備制作圖像藝術品,這些設備都是根據藝術家的靈感、創意、構思和具體操作完成的。所以,物理空間中的藝術品創作“主腦”屬于人類藝術家。

    現在的AI大模型能夠根據使用者輸入的文字或語音,生成圖像或短視頻。在這種情況下,創作“主腦”屬于誰?好像不能由輸入文字的人獨享,但是,好像也不應該全歸于數據大模型。那么,可以“人機共享”嗎?也不好說。這是一個目前還沒有答案的新課題,需要法律工作者與計算機工作者以及藝術家們共同來討論。

    前述美國版權局的裁定雖然已經生效,但是這并不能阻止數據大模型生成的漫畫在網上付費觀看,就像人們付費閱讀數據大模型生成的文章一樣。如果上傳文章、漫畫或照片者不注明,一般網民看不出來哪些作品是人類寫作、繪畫或攝影的,哪些是由數據大模型生成的。而且,目前對此也沒有明確的法律要求,即在網絡上傳文章者必須注明是人類獨立創作還是數據大模型生成的作品。于是,這就出現了“沒有著作權”的商品在網絡上“銷售”的情況。這與美國版權局的裁定形成矛盾。

    當然,現在情況如此,將來會怎樣就不好說了。就AI藝術品版權歸屬而言,由于版權糾紛在美國是各州法院受理的案件,所以說不定將來也會出現與美國版權局裁定截然不同的判例。

    “真跡”與“贗品”之辨

    如果兩個人向計算機大模型輸入相同的文字指令,大模型就應該“生成”兩張相同的圖像。當這種情況發生,哪一張屬于原作?哪一張屬于“贗品”呢?或如何分清“真跡”與“復制品”呢?還是說,這兩張都屬于“復制品”?

    一些數字大模型是對全球開放的,全世界說不定都會出現這種“雷同”。如果真的出現若干客戶生成同樣的圖像作品,那么,傳統法律意義上的“原作”與“復制品”還有意義嗎?從理論上說,因為權利是具有排他性的,如果權利沒有了排他性,權利還有意義嗎?

    實物財產權利的排他性,通常是與一定物理空間相關的。例如,買主買了房子或車子,這個房子或車子的所有權就屬于他,其他人就沒有對該房子或車子的所有權了。在物理空間上,該房子和車子都占有一定的物理空間。從法律而言,買主的權利表現在產權證書上。

    從藝術品來看,當人類畫家創作了一幅油畫或水墨畫,畫面上的構圖元素都是獨特的,如果有藏家購買了這幅畫,該畫的所有權也是排他的。如果有人未經允許,完美地仿制了這幅畫,原作的價值便會降低。仿制的贗品越多,原作價值就越低。到頭來,贗品終究會影響原作者的創作積極性,原作就會越來越少,好的原作更少。所以,法律保護原作的版權,保護藝術家的勞動和他們創作積極性,才會使我們的藝術市場更有活力。

    現如今,AI生成的圖畫或視頻,是文字指令錄入數據大模型生成的。輸入相同的文字,就會生成相同的圖畫或視頻。任由這種情況發展下去,至少在AI生成圖畫或視頻領域,原作和“仿制品”“贗品”也就沒有區別了。其實,從AI生成圖像原理上說,“仿制品”或“贗品”的概念并不存在,因為客觀上并沒有對應的“原作”概念。值得思考的是:依此邏輯而言,AI藝術品的版權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嗎?

    我認為,AI生成數字藝術給法律提出了一些新課題,因此需要發展出與數字經濟相適應的、新的法律,才能應對信息時代的新需求。

    (作者系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helpmo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JULIA ANN VIDEOS XXX,免费观看18禁无遮挡真人网站,国产精品亚洲LV

    <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