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Sora的挑戰與發展

    2024-03-07 13:15:15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 圖像時代的法律

    如同許多其他新技術一樣,“文生視頻”技術確實存在倫理和法律風險。這是因為新技術在某種程度上突破了原來的社會環境

    我敢對上天發誓,這是我家的狗,怎么成了Sora的視頻了?這不能夠??!

    文/圖 吳志攀

    美國人工智能研究機構Open AI推出的視頻生成軟件Sora引起了全球的關注。Sora可以根據文本生成短視頻,且視頻畫質很高,連貫性也很好,還基本符合場景透視和生活邏輯。雖然Sora現在生成的視頻與人工制作的視頻還存在情感等方面的差別,但人工智能取得這樣的進步,已經十分驚人了。更驚人的是人工智能的進步速度:半年前還是“文生圖”,半年后就是“文生視頻”了。

    AI作品版權認定長路漫漫

    網上流傳的一些據說是Sora制作的短視頻,網民已經比較熟悉:“走在東京街頭的時髦女郎”“在植物葉脈上行進的列車”“在雪原上迎面奔來的猛犸象”“藍色大鳥頭部的特寫”“三只小金毛在雪地里嬉戲”“面對蠟燭的3D小怪物”等。從畫面上看,我用肉眼已經分辨不出來Sora與人工攝影的差別,也許攝影專家能看出來。我在想,Sora與人工攝影的差別,可能還在于文化差異:如果輸入一段中國古代漢語,這種人工智能能生成什么畫面?

    Sora一出,網上眾說紛紜,有人歡欣鼓舞,也有人憂心忡忡?!皻g欣鼓舞派”的觀點認為Sora將節省人力,縮短人工制作視頻的時間,極大地提高制作效率。例如,在廣告制作、影視宣傳制作、動漫制作等領域,Sora大概只需要人工十分之一或更短的時間,就能完成客戶想要的圖像效果?!皯n心忡忡派”的觀點則認為,Sora的出現,將取代圖像領域多個行業的人力工作。他們認為,圖片網站、短視頻和廣告等制作公司,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不同幅度的裁員。

    在法律工作者看來,Sora對現有法律也形成了巨大的挑戰。首先是對版權的挑戰。從Sora公布的一些短視頻可以看出:畫面中的人物、動物和環境等都與網上已有照片或視頻“十分相似”,只不過就是不知道“姓甚名誰”。雖然視頻看起來“天衣無縫”,但總是給觀眾“似曾相識”的感覺,談不上畫面的新穎性。

    AI技術能根據人的指令,在網上搜索和重組已有照片和視頻,進而生成AI視頻,這就涉嫌對網上已有圖像資料著作權人的“侵權”。前不久,北京互聯網法院已有判決,在一起案件中裁定AI生成照片的版權屬于對AI發出指令的人。但是,AI作品版權認定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并且也不能“一刀切”,還需要具體案件具體分析。

    我的觀點是:只要有作者提供AI作品與作者攝影照片或畫作高度一致的證據,AI作品的“侵權”性質就能夠成立?,F在,國內還沒有美術或攝影作者提供這類證據,因為搜集圖像證據的難度比較大。

    前段時間,美國《紐約時報》已經在法院起訴Open AI,未經允許使用該報電子版數據用以訓練AI大模型?!都~約時報》提供了文字對照證據,表明AI生成的文字與該報網絡上的文字,幾乎是照搬原文。目前,全球網民都在等待美國法院的判決結果。一旦Open AI敗訴,其在法律上和道德上就會處于不利境地。

    法律、倫理遭遇重大挑戰

    因為Sora,Open AI再次引起全球資本市場的高度關注。投資機構不約而同地看好這項技術,普遍認為“文生視頻”或許會成為投資行業新的“風口”。大批資本正在關注“文生視頻”領域的發展。我國AI行業雖然“文生視頻”還未達到Sora的程度,但資本已經熱捧“文生視頻”相關概念股了。還有的人,因為教AI入門課程賺了大錢。

    由于有資本做后盾,“文生視頻”行業顯得“財大氣粗”——一些公司明知訓練大模型會涉及版權問題,但也顧不上這些“法律障礙”??梢哉f,法律從未遇到過這樣的資本挑戰:用賺的錢賠侵權的錢,繼續發展技術。

    事實上,人類的倫理和道德也從未遇到過這種挑戰:當“文生視頻”的使用者越來越多,很可能出現使用者忽視大模型在版權上的“原罪”。

    Sora“文生視頻”還帶來了另一種對人類倫理的挑戰,這就是由于“文生視頻”的高畫質圖像和視頻,降低了“深度偽造”的技術門檻,使得“深度偽造”視頻變得更加容易。此前“深度偽造”圖像或視頻,還只是專業人士才實現的技術。但是,在Sora出現之后,普通人只要會用電腦打字、輸入指令,Sora就能生成想要的類似“深度偽造”級別的短視頻了。

    這也許會在網絡上發起一股出于各種目的的“深度偽造”短視頻。其中,不乏對他人的造謠、誹謗、中傷和抹黑。但是,受到侵害的普通人,在網上又難以收集“加害人”的證據。

    現在,只有個別網絡暴力類自訴案件,在經過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導后,變更為公訴案件。許多網暴類自訴案件,只能依靠當事人自己努力去搜集證據。在這種情況下,Sora等“文生視頻”技術的逐漸廣泛應用,對倫理和法律的影響都是很大的。

    許多行業或在未來得到更新

    隨著“文生視頻”技術的普及,圖像時代發展到一個史無前例的新時代,許多行業都會由此得到更新。例如,法律教育、法律教科書過去是文本類型的,但在不遠的將來,有可能將一本教材上傳至類似Sora的工具,由后者生成一套“視頻教材”。過去我們學習法律,只能讀文字版本的教科書。將來,學習法律則可能通過看視頻——就像現在看電影或看電視劇那樣,就把法律本科學完了。視頻教材更易于傳播,比書本類教材更吸引人,也容易被接受。今年春節檔電影《第二十條》產生的普法效果就是一個例子。

    也許,在將來某一天,“文生視頻”技術能讓AI讀電影劇本,然后由AI生成一部電影。又或者,將一個法律故事錄入AI,AI就能生成一部法律題材電影。AI“文生視頻”已經具備生成短視頻的能力了,如果其能生成電影,拍攝電影所投入的人力、時間、經費將極大節省。當然,演員們的片酬也將大大節省甚至被省略。至于電影導演、化妝師、攝影師、燈光師、配音師、美工等許多電影行業從業者,是否會被AI生成視頻軟件的操作員所取而代之?這個話題近期更是引發了電影行業的熱議。

    如同許多其他新技術一樣,“文生視頻”技術確實存在倫理和法律風險。這是因為新技術在某種程度上突破了原來的社會環境。如同醫學上的人體器官移植技術、人工干預生殖技術、新藥的臨床試驗等,在其剛剛問世時,都會給當時的社會倫理與法律帶來不同程度的挑戰。盡管如此,技術還在繼續發展。我認為,只要新技術的出發點是為了人類社會與自然生態更美好、更和諧,就是可以接受的。

    (作者系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責編:尹麗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helpmo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JULIA ANN VIDEOS XXX,免费观看18禁无遮挡真人网站,国产精品亚洲LV

    <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