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電影《第二十條》堪比一堂法學公開課

    2024-02-22 16:11:49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周兆成

    2024年春節檔電影《第二十條》仍在熱映,故事情節引發了觀眾的廣泛討論,也引起法學界專家學者的關注。這部電影的法律含金量,堪比一堂法學公開課。

    這部電影是國內首部聚焦“正當防衛”議題的法治題材影片,以藝術性的角度向觀眾再次釋放我國法治支持正當防衛、鼓勵見義勇為的信號。片名中的“第二十條”指的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條“正當防衛”條款。

    正當防衛,大家都了解什么意思,但詳細法規估計了解的人不多。一般來講,要滿足四個條件:第一是起因條件,必須有危害社會的不法侵害發生。這里的不法侵害必須是真實存在的,不能是受害者想象出來的,否則就屬于“假想防衛”。第二是時間條件,必須是正在進行的侵害行為。如果侵害行為尚未開始或是已經結束,那就是“防衛不適時”。第三是對象條件,必須是對不法侵害人本人實行。意思是,誰打你你就打誰,不能波及第三人。第四是限度條件,不能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比如他打你一拳,你回他一刀,這就明顯超過限度,屬于“防衛過當”。

    上述條件聽起來好像已經很全面、很詳細了,那么以前為什么會引起那么大的爭議呢?問題主要出在時間條件和限度條件上。比如,就2018年的“昆山龍哥反殺案”來說,事情剛出的時候,其實絕大多數法律人都認為不成立正當防衛,還說支持的人都是“法盲”。

    為什么呢?從時間上看,龍哥的刀從掉到地上那一刻起,他就沒有了傷害能力。不法侵害已經結束,這時候再砍他,就屬于“防衛不適時”。再看限度條件,砍兩刀,已經把他砍翻在地,他又赤手空拳的,這時候已經實現了“防止侵害”的目的,對吧?再一直追砍到車上,就屬于超過“必要限度”,涉嫌“防衛過當”。

    這番分析,放在早幾年的法律課堂上,沒有任何問題。問題是,現實生活不是法學課堂。

    課堂上,我們可以給學生講許多法學理論和法條概念,現實生活中,民眾只會追問一個問題:“為啥我覺得不公平呢?”如果我們的法律,無法正面回應這個問題,那么它或許有需要改進的地方。而大家之所以覺得不公平,源于一個很樸素的理由,那就是:我們所有人,都只是普通人。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恐懼、擔憂和軟弱。

    一個遵紀守法、老實本分的人,正常行駛在電動車道上,被豪車撞停,下來一群人,挨了一頓打,又被一個光頭大花臂的人拿砍刀指著,這一刻,普通人會是什么狀態?就像電影《第二十條》里的韓明所說,那一刻,恐懼和絕望占據了大腦,人是沒有思考能力的。

    我們不能要求一個人在面臨緊迫的生命危險時,去判斷“防衛的必要限度”在哪里,去判斷對方的侵害是不是已經停止、會不會再來。事后站在上帝視角指點江山很容易,可“理性人”只是法律的一種假設,大家都是有著人性弱點的普通人,而法律,絕不能強人所難。

    電影里有個很值得討論的地方,韓明向見義勇為的公交司機解釋他為啥會被判刑,拿著視頻,精確到秒地解釋:“到這里,你是見義勇為,到這里你是互毆,到這里,你就是故意傷害了”。這一段,把法律精英主義的機械、教條、呆板拍的淋漓盡致??勺詈?,也被公交司機的女兒,用一個簡單的疑問駁回了——“如果是你在那輛公交車上,你會怎么做?”

    電影中,思想轉變后的韓明,頂住壓力,用一段慷慨激昂的演講說服了所有人,讓大家直呼“過癮”;但現實中的昆山反殺案,比這個還要過癮。2018年8月28日,該案案發,當晚,昆山檢察院宣布提前介入此案。9月1日,在最高檢的指導下,于某明的行為被定性為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公安機關依法撤案——不到一周時間,于某明無罪釋放。

    2020年,“兩高一部”發布《關于依法適用正當防衛制度的指導意見》,進一步對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作出說明,明確指出:對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經開始或者結束,應當立足防衛人在防衛時所處情境,按照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斷,不能苛求防衛人。

    我們的檢察機關,早已意識到,法律的威嚴,不是來自于冰冷的邏輯,而是來自于溫暖的人性。只有符合公眾樸素正義感的法律,才能被人發自內心地遵守、服從。

    2021年,最高檢公眾號甚至刊文指出,存疑時要“貫徹有利于防衛人原則”。這一點,正如電影人物韓明所言,法律應該讓壞人犯罪的成本更高,而不是讓好人出手的代價更大。情感當然不能替代法律,審判也不應被輿論干涉。

    可“正當防衛”條款被激活的過程,告訴我們,只有與民眾的樸素正義感保持良好互動,才能使法律煥發出真正的生命和溫度,避免良知在精英主義的深淵中沉睡不醒。

    (作者系北京安劍律師事務所律師)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helpmo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JULIA ANN VIDEOS XXX,免费观看18禁无遮挡真人网站,国产精品亚洲LV

    <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