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
  •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法治中國

    代表委員呼吁加快制定反網絡暴力法

    驅除網絡戾氣依法亮劍“按鍵傷人”

    2024-03-14 11:13: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視覺中國供圖

    《法治周末》記者 宋媛媛

    《法治日報》記者 趙晨熙

    “尋親少年”劉學州因不堪忍受網絡暴力,留下遺書后自殺;“粉發女孩”鄭靈華因頭發顏色被網暴導致嚴重抑郁,最終結束了年輕的生命……一條條鮮活生命相繼逝去,一幕幕人間悲劇接連發生,網絡暴力受害者的名單在不斷增加,網絡戾氣正在變成傷人“利器”。

    據第5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網民數量已達10.79億,互聯網匿名性、隱蔽性、開放性等特點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網絡暴力的滋生。在這樣的背景下,如何治理網暴,為受害人提供及時有效的救濟顯得尤為緊迫。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完善網絡綜合治理,培育積極健康、向上向善的網絡文化。全國兩會上,如何驅除網絡戾氣,整治網暴,維護公眾合法權益成為熱門話題之一,多位代表委員建議,盡快制定反網絡暴力法,向“按鍵傷人”依法亮劍。

    網絡戾氣向未成年群體蔓延

    “網絡廁所”“人肉開盒”,這些看似“無厘頭”的詞語均與網絡暴力有關。

    所謂“網絡廁所”是指當事人照片、信息或言論被網友投稿至網絡社交平臺“廁所號”,“廁所號”原是在追星族、游戲圈中較為流行的一類隔空喊話式賬號,由于賬號所有者會將網友投稿以匿名形式發出,使其逐漸淪為泄露個人隱私甚至網暴他人的“陣地”。

    “人肉開盒”更可謂“人肉搜索+網絡暴力”的代名詞,網絡爭端中,一言不合就“開盒掛人”的現象并不鮮見,網友個人信息被曝光,隨之而來的將是各種網暴攻擊。

    在全國人大代表、青海省貴德縣河東鄉王屯村黨支部書記畢生龍看來,網絡環境具有開放性、虛擬性、匿名性等特點,與線下的侮辱、誹謗行為相比,借助網絡平臺傳播性和危害性更大,給受害者帶來的影響也是難以消除。

    《第5次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調查報告》顯示,2022年,中國未成年網民規模為1.93億,未成年人互聯網普及率為97.2%。與此同時,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網絡戾氣也在向未成年人群體蔓延。

    2023年曝光的一起某視頻平臺涉及18個省市、40余人的“人肉開盒”案中,大多數涉案者為未成年人。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在2023年發布的《未成年人網絡權益保護及安全感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有超半數受訪未成年人表示在自己身邊發生過網絡暴力;三成多受訪未成年人參與過與網絡暴力行為相關的活動。

    “對于遭受網絡暴力的人來說,不僅名譽權、隱私權、人格權等受到損害,還會遭受心理創傷,程度嚴重者甚至會崩潰自殺?!比珖舜蟠?、四川省雅安市教育考試院院長庹慶明一直高度關注網絡暴力問題。他希望未成年人在遭受網暴時,及時尋求家長、老師的幫助,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捍衛合法權益,而不是選擇以暴制暴。家庭、學校、教育部門要做好引導工作,促進未成年人提高網絡素養。

    懲治網絡暴力尚存諸多難題

    采訪中,多位代表和委員認為,違法成本低、維權成本高,是網絡暴力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之一。

    全國人大代表、臺盟浙江省委會專職副主委陶駿指出,一方面,網暴受害人因為查證難、取證難,經常身處弱勢地位;另一方面,網絡暴力往往是對精神的傷害,如何認定行為與傷害之間的因果關系,從法律實踐來說也是一個難點。

    致公黨中央在今年帶來的《關于治理網絡暴力,打造清朗網絡環境的提案》(以下簡稱《提案》)中也從多個方面分析了當前懲治網絡暴力面臨的難題。

    受害者遭受網絡暴力時,未經公安或司法機關許可,無法立即獲取施暴者的真實信息,面臨查證難。由于網絡暴力不分對象、沒有標準、形式多樣,使得網絡平臺難以通過屏蔽關鍵詞、大數據篩查等方式及時阻斷網絡暴力。

    網絡暴力具有的多眾性、匿名性特征,使得受害者面對難以準確定位的施暴者和部分為博取流量謀利的有組織、有規模傳播網絡暴力言論的賬號時,難以維權。即便維權,當前網絡平臺投訴入口難找、投訴審核難通過,受害者訴諸法律時,收集證據、立案起訴、等待判決的過程也很漫長。

    網絡暴力的多眾性也加劇了懲治難題,當前司法實踐主要追究網絡暴力信息原初發布者的法律責任,對擴散者、助勢者基本未予追究,難以有效威懾網絡暴力違法犯罪行為。

    呼吁加強立法完善治理體系

    針對屢屢發生的“按鍵傷人”現象,多位代表委員建議加快制定反網絡暴力法,完善網暴治理體系建設。

    “每個人都可能是網暴的下一個受害者,制定專門法律是響應社會呼聲,也是迫切需要?!比珖舜蟠?、九三學社杭州市委主委羅衛紅指出,當前我國對網絡暴力缺乏統一認定,裁判標準零散,有關法律規定散見于民法典、刑法、網絡安全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和國家網信辦等部門的規定,相互缺乏協調,裁判尺度不同,無法形成強有力約束。

    “制定反網絡暴力法的過程,本身就是很好的法治宣傳,有利于積極推動營造依法文明上網的氛圍?!绷_衛紅建議,反網絡暴力法在內容上應包括預防、網絡暴力信息的處理、監督管理、行政執法與司法保護、法律責任等章節。保護范圍方面,受害方不應限于個人,也要包括法人和非法人組織。鑒于網暴往往涉及多個責任主體,包括發布者、轉發者、組織者、網絡信息服務提供者等,建議對各主體應履行的義務和承擔的責任逐一規定。

    此外,羅衛紅建議在法律中規定公益訴訟制度,對不以特定對象為目標的損害社會公序良俗,針對未成年人、殘障人員、英雄烈士等的網暴行為可由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

    致公黨中央的提案中也呼吁制定反網絡暴力法,建議對網絡暴力名詞進行定義或解釋,同時根據網絡暴力行為的危害程度配置法律責任,理順不同類型法律責任之間的界限與聯系,并就預防和懲處網絡暴力等作出具體化規定。

    壓實平臺責任強化事先審查

    網絡信息的傳播離不開網絡平臺,壓實平臺責任成為多位代表委員的共識。

    為進一步提升網絡暴力治理成效,有效維護公民權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23年9月聯合發布《關于依法懲治網絡暴力違法犯罪的指導意見》。中央網信辦等有關部門多年來也在積極持續地進行治理工作。

    “互聯網時代信息后續傳播成本極低,但控制后續傳播較為困難,因此需采取事先預防與事后救濟相結合的方式?!比珖舜蟠?、江蘇省建湖縣天和生態農業合作社理事長魯曼建議,應明確平臺的事先審查責任,通過人工智能等方式,對圖片、文字、語音等進行識別,過濾顯而易見的違法侵權信息;對于其他較為隱蔽的侵權信息,可由受害人通知后,平臺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措施。

    責編:戴蕾蕾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4 www.helpmor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同性男男黄G片免费网站,JULIA ANN VIDEOS XXX,免费观看18禁无遮挡真人网站,国产精品亚洲LV

    <th id="ecvor"><pre id="ecvor"></pre></th>

    <mark id="ecvor"><optgroup id="ecvor"></optgroup></mark>

  • <progress id="ecvor"></progress>
    <li id="ecvor"><acronym id="ecvor"></acronym></li><rp id="ecvor"></rp>